回到首页

网络新媒体信息主流平台,民政新闻与舆情快速通道
  • 中国社会报APP
  •  | 
  • 新浪微博
  •  | 
  • 中社传媒微信群
返回顶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老服务

北京全面提升老年健康服务

来源:人民周刊   时间:2018-01-31   【打印】 【关闭】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老年医疗康复服务需求日益增长。《中国城市养老指数蓝皮书2017》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数达到2.4亿,2050年将达到4.8亿,占世界老年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这对我国老年健康服务业发展,具有巨大的指导和引领作用。北京作为全国医改示范点,正在全面提升老年健康服务业的发展。

老年健康服务资源不均衡

11月18日至19日,在由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老年健康服务业分会、中国医疗产学研创新联盟、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以及多家三甲医院联合主办的“2017全国老年健康服务业年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副司长庄宁表示:目前,我国都在强调全民健康覆盖,这需要从三个维度考量:一是强调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老百姓能够享有相对应的医疗服务,15分钟之内可以享受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二是高水平、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医疗服务要有水平、有质量的;三是财政保护机制,就是要有好的医疗保障制度,来避免因为疾病造成过大的疾病负担。

从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的转变,契合了目前我国整个医疗卫生行业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庄宁说:“我们需要顺应经济新常态,要为老百姓提供体系层面上预防医疗康复医养互利系统连续,无缝衔接的服务模式,同时我们也希望从制度保障上建立起能够支撑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以健康为中心,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医养互相结合的制度保障。”

“现在中国老龄化已经汹涌澎湃,在所有OECD(经合组织)国家里,我国老龄化速度仅次于韩国,服务的需求在不断地升级。”国家卫生计生委规划司副司长庄宁表示,中国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的窗口期比OECD(经合组织)国家短得多,预计2030年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将占全部人口的17.3%。

中国老年健康服务资源非常不均衡,很多养老床位都是空置。庄宁认为:“我相信就是因为服务不配套,很多老年人住到了养老院里,因为社区解决不了的,很多才住到养老院里,才住到老年医院,才住到康复医院。”

积极发展老年健康服务

同时,我国老年医疗服务市场呈现两种趋势:一是,由于老年人口占比越来越大,老年人又是疾病多发群体,加上国家医疗保健制度的不断完善,老年医疗服务市场需求将有望快速增长。二是,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国家鼓励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我国医疗行业竞争将会加剧,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老年人对于医疗服务的质量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老年健康服务业分会会长缪志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国健康领域中长期战略规划《“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明确指出,推进老年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推动医疗卫生服务延伸至社区、家庭。加强老年常见病、慢性病的健康指导和综合干预,强化老年人健康管理。

北京卫生计生委主任雷海潮指出,在医疗卫生和健康领域要为老年人提供更加整体化、更加人性化和更加舒适性的服务。要关注老年人在医疗卫生服务中的需求特点,要让老龄人更长时间的保留在社会当中,保留在社区当中,以此来保持他们的健康和活力。

如何发展老年健康服务?在雷海潮看来,首先,要积极建立公共卫生委员会来根据老年人的特点为他们提供专业的健康和医疗服务;其次,在推进医疗机构转型的过程中,不仅强调医学的设施、装备、技术、人才的知识结构要发生变化,更要去关注老年人的人文关怀的服务,真正创造一个适老型社会;最后,在老年人卫生服务资源发展不充分不平衡时,应该致力于研究如何使老龄人的医疗卫生服务及时到位,又不至于浪费资源。

据雷海潮介绍,在“十三五”期间,北京老年服务体系发展建设主要注重三方面:一是在康复服务体系建设方面,推进建设社区和家庭康复服务,三级医院设置康复医学科的有关方案,培养和培训更多康复治疗师。二是在公共服务方面,服务内容也越来越广泛。三是在老年人的用药服务方面,也有一系列的措施:全部的公立医疗机构加居民医疗保险的定点机构,都取消了药品加成政策,重视利用中医药为老年人的健康服务,创建老年友善的医院。

医疗保险应对老龄化

在2010年,北京医疗保险制度建立之初,建立了门诊统筹,参保人员不仅是住院费用给予保障,门诊一方面有个人账户,每年大概能够提供2万元的医疗费用的保障,退休人员只需要缴纳3块钱,是为了应对门诊和住院的大病风险指出。

北京市医保中心主任杜鑫认为,在职工保险方面,一个显著的特点在制度设计层面,过去启动了两江试点,即在全国范畴内推动的统账结合的模式,由统筹基金去解决大病,由个人账户解决小病。

“在居民保险里,分为学生儿童,在劳动年龄段内的无业人员,以及老年人,城镇的无业老年人,进行的不同缴费水平的城镇居民保险。”杜鑫说,“在待遇水平方面,无论是起付标准还是报销比例,都是向退休人员进行政策倾斜。60岁以上参保人员一共是214万人,就诊人数是204万,60岁以上整个的就诊率95.3%。”

据了解,北京市医改以来,社区的服务量增长接近20%,三级医疗机构的门诊量大概下降了10%,引导了分级诊疗秩序的建立。在新增的医疗机构里,70%以上是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和养老机构的内设医务室,强调基层的机构如何更好的为参保人员提供服务。

参保人员的范围,并不是在一个年龄段的人员才会享受到护理保险;基金的筹资,筹资一定是政府、社会、单位、个人的一个共同筹资;保障对象,现在考虑的是因年老、疾病、伤残等原因导致的失能参保人员,护理保险针对的更多的是失能人员,并不是全体人员。

杜鑫认为,解决居民医保应从几个维度进行考量:一是考虑多层次的保障,社会保障体系的构建一定是一个多层次的保障体系,并不是政府的全责责任;二是提高保障水平是必须的,来源于现有医保基金使用效率的提高,现在医疗机构产生的处方,全部纳入到总额指标;三是进行付费方式的改革,考虑多层次的制度建立,是在总额控制下进行的多元化复合式的付费方式的相结合,考虑的就是年龄因素和平均住院日,此外,在付费方式改革方面,也会对特殊的群体,在给付标准上有所考虑。

原标题:北京全面提升老年健康服务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验证码:
  • 验证码
  •     

最新评论
中国社会报社版权所有©1997 -2013
备案号:京ICP备0910446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