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四版
          

点亮孩子们心中的那束光
——记河南省开封市社会福利院特教老师韩洁

本报记者   翟   倩

在儿童福利院有一群特殊的人,她们既是老师,教授残疾儿童各种生活技能、培养社交能力;又是妈妈,事无巨细地照看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她们就是特教老师。

“特教老师是一个陪蜗牛散步的人。”河南省开封市社会福利院特教老师韩洁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并解释道,“带着残疾孩子时不能走太快,也不能心急,必须耐心地观察他们的步伐,熟悉他们的节奏,引导他们一点一点向前走、往上爬。”

今年27岁的韩洁在2019年本科毕业后进入开封市社会福利院工作,承担着院内残疾儿童的小班教学。

“成为一名特教老师是缘分使然。”韩洁介绍,她本科学的是学前教育,对特殊教育这门课很感兴趣,“当我看到社会福利院招聘特教老师的启事后,立刻报了名。”

兴趣和职业还是有区别的。刚到福利院,韩洁就经历了各种手忙脚乱。

开封市社会福利院有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164名,大多患有唐氏综合征、脑瘫、聋哑等残疾,还有的孩子长期需要卧床,因此,真正能参与特殊教育的只有五六十人。“特教老师与普通老师完全不同。”韩洁说。

首先,制定的目标任务不同。“就拿小班美术活动‘在轮廓线内涂色’来说。”韩洁介绍,普通幼儿园的孩子一节课要达到认识轮廓线、知道线内线外边界、控制手在线内涂色三项任务,但福利院里的孩子想要达到识别轮廓线这一目标,往往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理想状态下三个月才能有在轮廓线内涂色的意识,至于像正常孩子那样经过反复练习达到完全不涂出线外的效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韩洁说。

别看现在韩洁侃侃而谈,“刚上班那会儿,我信心满满,制订了很多教学方案,可即便我已经把进度放得很慢了,现实仍旧让我很沮丧——孩子们完全不能按照我制定的目标前进。我常常是白天尝试,晚上复盘,第二天再尝试,晚上再复盘,周而复始了很久。”韩洁无奈地笑笑说。

现在,经过调整,韩洁制定的小班特教内容主要是吃饭、喝水、擦嘴、拍落身上的饼干渣以及穿鞋等基本生活技能。

其次,突发状况太多。韩洁教的小班,孩子的年纪大多在五六岁,有的还穿着尿不湿,生活不能自理。“经常会有孩子在上课中途拉了尿了,我第一次经历这些真是惊慌失措,只能叫来负责生活起居的‘妈妈’帮忙清理。但我发现,‘妈妈’会带着孩子回宿舍区更换,一来一回太耽误教学了。于是,我也学着处理,在教室里备了尿不湿和湿巾,随时应对。”韩洁说。

从手忙脚乱到游刃有余,韩洁在福利院迅速成长起来,成为孩子们喜爱和认可的“韩妈妈”。而在与孩子们的接触中,她也深深感受到了孩子们敏感脆弱的内心,进而让她更加坚定了要用自己的专业和爱心陪伴孩子们成长的决心。

患有唐氏综合征的科科脾气暴躁,不爱说话。韩洁给他制定了一个专属任务——叫妈妈。每次看到他,韩洁都会引导他:“你要跟我打招呼,叫什么呀?叫妈妈。”就这样不断地引导,半年后的一天,韩洁早上接科科上课,“他突然对我喊了一声不太清楚的‘妈妈’,当时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同样患有唐氏综合征的杭杭变化更大,韩洁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只会坐在小椅子上拿着手鼓不停拍打,表达开心,不擅长跑跳。韩洁给他制定的专属任务是精细动作和运动发展。经过5年的不断重复再重复,杭杭现在能够撕棉花做手工画,能够在大自然中尽情奔跑,甚至可以骑着三轮车滑行。“他特别爱笑,也很聪明,可爱极了。”韩洁说。

韩洁为每个孩子制作了一份成长档案,记录下每一点进步。没事时,韩洁总喜欢翻一翻、看一看,孩子们的每一点变化,她都欣慰自豪。

韩洁说:“在与孩子们相处中,我深深体会到这份特殊的快乐,这也是我从事特教的意义。虽然孩子们不会表达,但是知道谁爱他们,他们会用眼里的光来对话。能够点亮那束光,我很幸福也很值得。”

今年,因为工作调整,韩洁暂时离开了特教岗位,调任办公室工作,虽然岗位变了,但对孩子们的爱仍旧没变。“新岗位让我从不同角度关爱孩子。”韩洁说。

走在院里,韩洁看到树木太高遮挡住了二楼阳光,便联系绿化公司进行修剪;

路过青少年部,她便给孩子们整整衣服、捋捋头发,询问最近学业情况,看看是不是该理发了;

巡查房间时,她更加关注细节,墙上的插座要换成空白板、墙壁边角和家具桌角要套防护套……

2023年,韩洁荣获开封市“三八红旗手”称号。“这对我是一个新的起点,在之后的工作中,我将继续提高自身能力和素质,为孩子们的快乐平安成长奉献自己的力量。”韩洁说。